浪漫SAGA的栖所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2321|回复: 0

[转载] FFXIII[官方小说]后日谈:Episode i ~Corridor of Memory~ 中文(更新第四部分) [复制链接]

管理员

追着冰雪哭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发表于 2010-12-21 20:49:08 |显示全部楼层
(1)是二次翻译,再加上是我第一次翻译小说,所以不要对质量抱太大希望。
(2)完全翻译时间要看英文版更新的速度。我基本上努力保持同步。
(3)包含严重剧透,如果你还没有打完FF13或者打算玩FF13,不想被透的请立即离开。
(4)欢迎转载,不过一定要写明出处: toleoring@A9VG翻译,基于Lissar英文版



~~~~~~~~~~~~~杂感的分割线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----更新第四部分。这个小说看来非常精彩,貌似第五部分会出现一个小高潮,只是貌似 =。=

----越看下去越感觉FF13只做了一半就出了~~~~原本流程应该这样:
开场-----一本道----无人下界(一部分支线开放)----一本道---中BOSS---茧坠落----茧坠落后下界----有人下界,各种城市开始建造,出现城镇,各种支线剧情小游戏支线任务隐藏BOSS全面开放----最终BOSS

----更新第三部分,持续翻译中。。

~~~~~~~~正文:记忆回廊(包含超级剧透)~~~~~~~~~~~~~~~~~~~~~
1/8

“这就像。。。奇迹。”雷霆抬头望向茧,眼中充满了希望。是的,奇迹。。。香草的声音,如此的空灵。为了阻止茧坠落,她们知道必须这么做,不惜一切代价。太多居民,太多生命。她们知道必须保护这些人。一瞬的永恒后,大家发现香草和芳都不在了。这和当时在法尔希=阿尼玛异迹中的不一样。那时包括阿尼玛在内的所有都陷入了沉睡:让梦都消失的沉睡。而这次,他们还能看到世界,能看见美丽温暖的格兰帕尔斯,能听到朋友的声音。

一队武装士兵从飞空艇里出来。这些制服好熟悉。哦,当然。是他们。不是叫圣府军么?不再是敌人了。他们正在努力工作,疏散从茧里出来的人到安全地区。他们不会再把枪口对准居民了。虽然不能亲眼所见,但香草对此十分确信:响亮的指挥声不会撒谎。

“也许,再也见不到她们了,但是我们可以创造奇迹。” 霍普说。虽然非常悲伤,但是他的话语里带着坚定和决意。大家挽救了茧的居民,当然可以让奇迹再次发生。当然他们可以解救香草和芳。也许霍普就是这么想的吧。

谢谢你,霍普。香草低声说。但是并不意味结束。我们会一直看着你。即使你无法再见到我们,我可以看见你。我们可以看到整个格兰帕尔斯,从这水晶塔中。所以大家要幸福,不要让所爱从身边离开。

香草看着她的朋友们重逢,心中充满喜悦。她感到了平静,因为最后终于挽回了自己造成的灾祸。因为她们,塞拉和托奇才都变成了水晶。

重逢热泪后,塞拉转眼望着茧。目光中带着阴影。许久之前我也这样吧,香草想着。我们给别人带来了悲伤,让无关的人卷入了灾难,改变了他们的命途。我被自己所犯下的罪责所吓倒,太沉重了。我不能面对他们,最终选择了逃避。

我知道塞拉现在的痛苦。望着茧,我知道她现在的感受。香草回想起当时在波塔姆海滩,塞拉对她说:“我有我的朋友们,他们会帮我渡过难关的。”回想起当时塞拉的表情,如此的坚强,虽然知道是香草她们造成的一切。

香草转向塞拉旁的冰雪。 请一直留在她身边。她说。如果你要来救我们,我想她会同意的,即便会感到失落,但是她也会没事的。我知道你会说:“我们可以让奇迹再发生一次!我们要去救香草的芳!”但是,不行,你需要留在塞拉身边。

他不可能听到香草的说话。可是他转身,好像她的声音已经传到。“对不起”,好像他低声说了一次。

2/8
当再一次将她拥抱入怀,冰雪的心凝固了。好像所有记忆都被抹去:没有过去,没有未来。塞拉的回来就是现他的全部。现在他心中已经装不下任何别的东西了。我就是这样单线条,冰雪想,我的脑子就能装这么多了。

对不起,冰雪默默地念着,对正沉睡在水晶塔的香草和芳。他注意到刚刚塞拉也正期待着望向茧,然后被拉回现实。看来冰雪的意识终于从幸福中回来,意识到还有两个同伴没有回来。现在还不是忘掉一切的时候。

在刚刚短暂的水晶化过程中,冰雪看到了未来,大家都在一起欢笑。他知道,而且非常肯定,他看到了香草和芳在他们之中。这就意味着他们的旅程还没有结束,而且还不能结束。

“茧被破坏了吧?毁灭了。。”她的声音把冰雪从拉回到了现在。“我获救了。。。又是正常人了,而且可以再次看到你和挺姐了。但是。。。”塞拉望着茧。“我知道还有一些事情要去做。如果只有我被获救,只有我得到幸福,就太不公平了。但是。。我不知道要怎么开始。”

对于现状,冰雪唯一能做的大概就是完全不去想。因为他头脑没有思考太多事情的能力。

“如果坏了,我们就去做一个新的。”单线条给出了单线条的回答。

“造一个新茧?”塞拉睁圆了眼睛。

“不是,当然不是,除了茧外。我们就在这里造,在格兰帕尔斯上造一个新的城市。我们一起。”其实,冰雪就是想说点什么而已,不过这主意听起来貌似还不错。另外,上也没有什么能比这个更好的计划了吧。

“我们可以造自己的房子,种自己的食物。绝对可以办到。因为我们在波塔姆已经做到了,还记得么?我们造了一个蔬菜园,还打过猎。”

“做一个新的?还真像是你说的话”雷霆说,同样望着茧。。。“或许你是对的。再做一个新的吧。”

“当然!从今天开始,这里就是我们的新家。”

“现在基本上什么都没有~~”雷霆打趣道,塞拉笑着。

“哦当然。在格兰帕尔斯上,每个人都是亲人。”

雷霆望了一眼冰雪。你还记得吗?她的眼神好像在说。冰雪点了点头,当然记得,那是香草一直说的话。

“那么,这就是我们的家,一直都是。”雷霆转向水晶巨塔,微笑着。

“因为这里也是她们的家。”

在那些奔跑在格兰帕尔斯的日子里,当他们心怀一线希望地走入约尔芭乡时,他们都是在一起战斗的同伴,他们就是亲人。现在这里变成了他们的家。这不是可怕的下界,不是充满敌意的领地。只是家而已。

。。霍普。。他身后是一队穿着蓝色军服的士兵。

“他们不是。。。CID的骑兵队么?”霍普低语道,说完即转身跑去。当然,他们还不知道霍普的爸爸安全与否。只是听说他被骑兵队救了。也许他们有新消息。

“我们也去”雷霆说。

“非常时期当然要帮忙。。”萨兹把儿子抱起来。

“老爸,啥叫非常时期? ”

“意思是有人遇到困难了。不过我貌似也是非常时期了一段呢。”

小陆行鸟从多奇肩膀飞向冰雪,叽喳着貌似在说:你不去么?

冰雪心中再次向香草和芳说对不起。我们就来救你们,我看到的不是幻象,我不会让它成为泡影。

“我们也去。”

“当然!”塞拉点头。她和刚刚有点不同,不像望着茧时那样的悲伤了。

冰雪挽起塞拉,向大家走去。


3/8
“不好意思。你们有听说一个叫巴萨罗穆.埃斯特海姆的人么?”霍普向蓝色士兵叫着。他想也许利古迪就在他们之中,或者至少他的人。跑近一点看,霍普没有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。看来不是利古迪的小队。“我知道他在帕鲁姆波鲁姆被你们救了,有人听过么。。。”这时有人拍肩,霍普抬头发现这个人他不认识,可是看来这个人有新闻。

“你父亲现在很安全,我亲眼所见。”

听到消息霍普的开始颤抖,这口气舒的差点让他跪倒在地。他从来没有如此担心过家人,因为从来没有这样的情形出现。 回想波塔姆戒严时,他虽然也天天新闻,但是也没有急切地想要知道关于父亲的消息。

“但是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帮助难民,所以想要我们带你去见父亲估计还等要一段时间。”

“哦,不要紧。知道他平安无事就行,谢谢!”

每一个目前还被困在茧中的人都需要被解救出来。难民的数目是惊人的。单单把他们移送到避难所已经是一项艰巨的任务,更不要说保证食物和饮水的供给了。确实,只要告诉霍普父亲平安的消息就足够了。

雷霆从背后轻拍了下霍普,微笑着。转身,看见萨兹和冰雪向他做着鼓励的表情。大家都在关心着他。

“茧的损伤情况如何?”雷霆转向一个士兵问到。士兵的脸顿时一沉。看来茧的三分之二还完好。这就意味着,还有三分之一。。。失去了三分之一的居民、城市。。。

“他们说毁坏最严重的是波塔姆。不过几乎所有人在这之前都被转移了,你知道的,圣府的放逐行动。”

是运气,还是讽刺?霍普不知道。但是波塔姆,那曾经是雷霆和冰雪的家。对于现在的状况,他们会如何想呢。

“我想你是对的,再做一个就是了。”

雷霆把冰雪话还给了他。也许她已经知道了波塔姆的情况,从茧的外壳。也许她已经以自己的方式安慰了自己。

“厄~~一艘载有难民的飞空艇马上就要在这里着陆了。”那个士兵压低了声音说,“你们最好先回避一下。人们也许仍然把你们当做。。。你知道的。。”

“茧的敌人”

大家几乎忘记了,茧的居民并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。对他们来说,大家是毁灭茧的帕尔斯露西。是这些露西让他们的乐园坠落。

还记得那天在帕鲁姆波鲁姆大家是怎么被茧居民对待的,像敌人一样。

“好的,我们离开。我们不想引起骚乱。”

“非常抱歉。只要躲开一小段时间就行。当人们知道了谁才是真正的敌人后,就会再次信任你们的。请稍作忍耐。”

霍普想知道这是不是真的。他们杀过士兵,虽然是为了自己生存,但是始终杀了很多圣府的人。而这些被杀的圣府军一定也有自己的家庭和亲人。所以不管真相是什么,对他们来说都无所谓。杀了他们家人的人始终是敌人。因为他自己也不能忘记圣府军是怎么样对待自己的。他不知道有没有勇气去原谅圣府军。但是至少他知道自己不会再逃避,也不能逃避。

基本上也没有什么他能为那些因为他们而失去家庭的人做的了。现在霍普已经没有了露西的力量,是正常人了,所以还能做什么呢?但是他不想回到以前的自己。无助,遇到问题只会逃避。现在他知道担心失去亲人的煎熬是什么样的,那种真正失去家人的感觉。

士兵已经走开,去继续他的任务。

“那个~~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么?”霍普喊着,向那个士兵跑去。

4/8
“嗨。。那个,不好意思。你们飞空艇驾驶员足够吗?”萨兹问某士兵。当霍普喊着要帮忙时,提醒了萨兹,一定有什么他能做的事情吧。

“有那么多要救的人,驾驶员当然越多越好。”

萨兹望了望茧。他在想,即便三分之一的区域完全被破坏,要来回飞多少趟才能把所有人救出来。

“嗯,你说的对,但是我的身份。。。”

“没问题,只要一直呆在驾驶舱,就不用担心别人看到你的脸。”

飞空艇不仅仅用于穿梭于茧和格兰帕尔斯,在茧内部还正在发生雪崩、楼房倒塌之类,其中的居民也需要营救。对于这些,就需要小型飞空艇来实施救援。当然就需要更多的驾驶员。

“实际上,我们需要更多的驾驶员。”

“至少圣府军和我们(骑兵队)已经停火了。我想这算是好事吧。”

水晶柱下,蓝色制服的骑兵队正和圣府军协同工作。运输供给,做他们所能做的一切。他们共同的目标就是保证茧居民的安全。另一个奇迹啊,萨兹想。

“你的执照呢?”

“没必要了,只要能驾驶,我们就要。”

实际上萨兹的执照只能驾驶民用飞空艇,但是一旦紧急状况发生,没有那个木鱼脑袋会去说他违反了相关规定吧。

“当然。。。但是我有个儿子,他会和我一起去。如果能给我一艘驾驶室大一点的飞空艇,我会非常感谢的。”

萨兹现在不会让任何别人来替自己照看多奇了。以后,当生活回归平常后,他会去工作,让儿子去幼儿园。但是现在是非常时期,他不想让儿子离开自己半刻。

一切的开始,在艾乌利特,就是因为萨兹的离开了儿子一会。那时候他有些疏忽,认为多奇已经长大了,不用一直看着他了。悲剧!那是萨兹再也不想体验的了。

“多奇。。。”把儿子放到地上,自己半跪着对他说,“你爸的工作是驾驶飞空艇。那你的呢?”

“嗯~~~吃很多的东西,玩,午睡,淘气惹麻烦,被骂,说对不起。。。。”

这是以前每天早上在送儿子去幼儿园时父子的对话。到达幼儿园后,萨兹总是会对儿子说:“你工作的地方到了。”然后送他进去。

“当然,但是今天会有点不一样。”

“不一样?”

“今天你的工作就是看着你爸工作。你会坐在你爸身边做个好孩子。能为我做到么?”

多奇脸上涌现出兴奋开心的神情。他从来没有这么那么近距离的看父亲驾驶。

“在飞空艇上你不能站起来,不能跑来跑去,明白?这个工作要求你坐着不动。同样,你也是。。。”他对着小路行鸟,“不许乱飞,懂没?”小家伙叽喳几声,代表应允了。

再次抱了下儿子,萨兹知道马上就不能这么容易的拥抱多奇了。小孩子长得很快。不消十年,多奇就和霍普一个年龄了。这段时间可是非常宝贵的。

等多奇长大成.人,萨兹会告诉香草和芳:“看,他已经是个好小伙了。过去发生的一切都没什么。谁会去在意在他小时候变成露西还是什么的?” 这一天会到来的,能和大家一起笑着谈论过去。不管这未来会多远。

“好~走吧?” 萨兹抬头望了下水晶巨塔,阳光中闪耀着光芒。他有两个朋友睡在那里。“总有一天,我们会再次相见的。”他低语着,跟随着士兵走向了飞空艇。

to be continued…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社区首页| 家园首页| 群组首页|Archiver|手机版|rsaga ( 沪ICP备05012496号 )

GMT+8, 2018-10-20 08:44

Powered by Discuz! Templates rsaga 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回顶部